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郭施亮 > 飞天诚信“一飞冲天”的背后

飞天诚信“一飞冲天”的背后

飞天诚信“一飞冲天”的背后

  自626日上市至今,飞天诚信经历了11个涨停板,股价从33.13元飙升至最高的145.5元,累计最大涨幅高达339%。昨日,新股飞天诚信的股价盘中一度超越贵州茅台,成为两市第一高价股。

  至此,飞天诚信真的配得上两市第一高价股的称号吗?又是什么原因促使飞天诚信登上这一宝座?

  事实上,在飞天诚信疯狂飙升的背后,却是过度的市场投机与频繁的新规修改的合力结果。

  先看前者,飞天诚信有幸在A股市场上市,凭借A股市场过度的投机氛围,其实也为它后期的爆炒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此外,A股市场长期演绎着新股不败的神话。换言之,即使管理层如何限制新股炒作,均无法抑制A股市场炒新的热情。

  再看后者,今年以来,新股改革的规则被频繁修改。先有新股发行市盈率的强力监管,后有打新规则的二度修改。于是,对新股飞天诚信来说,此举无疑为它创造出巨大的上涨空间。

  以新股发行市盈率为例,前期管理层为控制拟发行公司的发行市盈率,制定了一条监管红线。按照规则,若拟定的发行价格对应的市盈率高于同行业上市公司二级市场的平均市盈率,发行人和主承销商应在网上申购前三周内连续发布投资风险特别公告,且每周至少发布一次,从而对拟发行上市公司的IPO进程增加了不确定的因素。

  回顾飞天诚信当时的发行数据,其发行价格为33.13元,对应的发行市盈率为16.57倍。相对于同行业的发行市盈率而言,飞天诚信确实具备了价值低估的优势。但是,在新一轮新股上市之际,我们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即拟上市公司会否刻意降低自身的发行市盈率,来满足自身上市的需求呢?

  再以打新规则修改为例,在年初,市场应用原有的打新规则,结果促进了市场恶炒的行为。而在今年再度启动新一轮新股上市之前,管理层又对打新规则作出了修改。

  据悉,今年59日,沪深两大交易所下文修改IPO打新市值配售办法,投资者持有市值的计算口径改为按T-2日前20个交易日的日均市值来计算,进一步促进市场打新的规模。显然,通过这一规则的修改,也为新股后期的炒作创造了机会。

  一方面,新一批新股拥有严重偏低的发行市盈率;另一方面,新一批新股拥有庞大的打新资金支持。结合A股市场极度低迷的市场环境,为新股的疯狂炒作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显然,新股飞天诚信的疯狂飙升借助了上述的优势条件。截至昨日收盘,飞天诚信的静态市盈率已经攀升至52倍以上,较发行时的16.57倍高出不少。

  笔者郭施亮认为,经过前几轮的疯狂炒作,新股已经成为市场一致追逐的对象。相信在下一批新股上市之际,市场仍然会将眼光集中到新股的炒作身上。可以预期,一批又一批的新股经过大幅度地拉升,已经完全透支了上市公司未来的盈利预期。当中小股民顺利接盘之后,或许就是新股疯狂炒作的终结。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