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郭施亮 > 中国股市非理性繁荣到了极限了吗?

中国股市非理性繁荣到了极限了吗?

中国股市非理性繁荣到了极限了吗?

中国股市,从2000点上涨至4000点,用时仅有九个月的时间。然而,在这短短的九个月时间内,却完全改变了老百姓的投资观念。

  一年前,我与朋友谈及股市,他们几乎都是避而不谈。一年后,却是朋友主动找我聊股市,而且兴致相当地高。

  时下,无论是在地铁、公交车上,还是在公园、马路上,都会传来人们热议股市的声音。“今天赚了多少?”“今天捉了几个涨停板?”等等,这几乎成为当下老百姓最喜欢探讨的话题。

  不可否认,中国股市已然实现从“无人问津”到“人人皆知”的华丽转变。与此同时,上至8、90岁的老人,下至18、9岁的学生也纷纷加入到炒股这一庞大的队伍之中,并试图在牛市中分一杯羹。

  最新数据统计,自今年3月份以来,两市新增股票开户数呈现出加速飙升的态势。其中,在3月份的四个交易周内,分别录得了66.19万户、72.08万户、113.85万户以及166.93万户的开户规模,全月合计新增开户数超过了400万户,而这一单月开户水平也进一步接近2007年的最高值。

  新股民胆大,而老股民谨慎,是前一段时间市场展现出来的现象。而如今,随着股市的持续疯狂,新股民继续勇往直前,而部分老股民也开始放下谨慎的心态,并逐步大胆增加在股市中的仓位。

  事实上,针对当前的股市疯涨行情,一方面来自于政策环境的好转,另一方面则来自于源源不断的新增流动性支持。

  从政策面上,官媒罕见性地发表多篇正面肯定股市的文章,为市场创造出有利的政策环境。

  从市场面上,无论是券商两融、银行伞形信托,还是P2P股票配资等,都给股票市场带来无限大的新增流动性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在刚性兑付打破预期愈发明显的深刻影响下,直接倒逼着部分流动性涌向股市。与此同时,部分激进的投资者也采取了“卖房炒股”的策略,试图迅速扩大自身的财富,实现利润的最大化。

  纵观中国股市的多轮牛市行情,实质上多以非理性的上涨行情为主导,而真正的“慢牛”行情却难以实现。究其原因,主要有两方面的影响。

  一方面,我国股票市场仍然属于以散户为主导的时代,而市场的投机色彩却过于浓厚。同时,因我国监管体系并不完善以及市场的违规成本过低,由此引发不少大机构大资金依托各种创新工具谋求投机的空间,以博取更大的利润。如此一来,在多方面的投机因素影响下,也加速了股市的非理性上涨,提前透支了未来股市的上涨空间。

  另一方面,在庞大的财富效应影响下,无论是上市公司高管还是部分的中小企业家,都会趁着这一机会牟利。

  在具体操作上,上市公司会善于采取定增、并购重组等举措,为上市公司自身增色,提升股价的上涨潜力。

例如,当前市场兴起互联网概念的炒作,不少传统行业的上市公司也有意借助一些互联网的概念借题发挥,由此实现借势发力。最终,股价上去了,而公司编造的故事也画上了一个完满的句号。此时,上市公司大股东、高管的身价却瞬间暴增。

  此外,还有不少上市公司高管趁着难得的牛市行情,用尽各种手段实现提前套现。其中,高管离职就能够很好地规避了相关的解禁限制。

  按照现行的规定,离职后半年内不得转让,但离职超过半年未满一年的可转让50%及以下,而12个月期满后可以全部解禁。由此一来,在牛市中,也难免出现频繁的高管离职潮。

  值得注意的是,在牛市中,不少中小企业家的投机嗅觉相当灵敏。具体操作上,他们可能会将部分原来用于购买材料等资金聚集起来,或借助配资等手段加大资金的杠杆率,由此获得牛市中的暴利。显然,这种投机行为会带来两种结果。

一方面,会让企业家的资金得以扩大,瞬间享受牛市中“一夜暴富”的惊喜。另一方面,若企业家们把握不准,恰好遇上了股市大跌,则可能会陷入血本无归的惨状。

  由此可见,中国股市就是一个投机色彩极为浓厚的市场。但换一种角度思考,正因为市场存在这一种特征,却容易造就部分胆大的投资者实现暴富的目的。

  不可否认,当前的股市已经处于非理性繁荣的阶段,同时也属于胆大者实现财富最大化的高潮时刻。至于这一非理性的繁荣上涨是否已经达到了极限?笔者认为,这还得要紧盯政策环境的变化。因为,在中国的股票市场中,政策环境的好坏往往会决定着未来市场的最终去向。

推荐 12